>> 欢迎您,访客登入 | 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 创造大社区--郁达夫先生网 |小说卷| [原创]反复的日子
发表一个新主题 回复文章 打开一个新投票

 本主题共 15134 个位元组,  树形 | 报告 | 加入文集 | 打印 | 传送 | 最爱 | 打包 |  储存  
 文章标题: [原创]反复的日子 « 重新整理 »
 
小山


[文集]
[消息]
[查看]
[好友]
[搜寻]

威望: 0
魅力: 679679679
经验: 682682682
金钱: 17940 创造社股票
总发表数: 51 篇 [离线]
个人资料: 女仕 亥猪 处女座
在线时间: 36:57:37
发表于 2003/09/20 03:39pm [IP已保密]邮件 网站 QQ ICQ
©创造大社区--郁达夫先生网 -- 现代浪漫主义纯文学的发源地
   梦里梦外都是差不多的呢!醒过来,这是她睁开湿漉漉的眼睛,发出的第一声感慨。近来她的心绪一直都不见好转,显得颓废的很。动不动就想流眼泪。然而,流是可以的,却不大愿意让他人瞧见。其实,一个女孩子是最有权力去哭的这个时候不哭,不闹,等到三十徐娘半老,又有谁来怜惜她这颗眼泪呢!
   梦境仍然很真实的扰扰着她,她裹着被子,想继续睡去,忘了这场梦罢,何苦又多出这新生的烦恼。难道还嫌我承受的不够么?心中这样想着,眼睛一眨,泪又如泛洪般狂奔而出。
   等了许久,也许是哭累了罢,她明显的安静了下来,头靠在泛蓝枕头上,而眼睛却直睁睁的,象水中已经死去的鱼,眼珠都有点泛白。枕边,深蓝的一大块,泪水都差不多浸湿了整个枕头。她把眼球稍稍一转,窗外阳光很好,如春雨过后的小笋,清晰的很。她拿起表瞧了眼。
  “哎哎,要么早醒来罢,何必让我在此青黄不接的三点醒来,这教我怎么过呢?啊——哎!”
   她自顾自的埋怨着,用枕头擦了擦眼泪,吸了吸鼻子,重心又跌回床上去了,不愿再爬起,就让我这样睡到天荒地老罢,睡过我的一生罢。想到这里,她;立刻打了个冷颤,回想起刚才的那个梦,心头又绝望起来
   “啊啊!我就这么过我的一生么?我这样还有什么意思?死了,死了!连最亲爱的人都死了。哼哼,那些无心无肺的人哦。看着我扶着他进医院,却拿个西瓜进去了,哎哎,手术刀到成了水果刀。啊——啊!他这些人啊,把人命当西瓜呢,哎,那里,西瓜都比他来的重要,这些愚蠢的人,竟吃西瓜去了,可怜的我的他,就这么死在我的怀里了。死了啊,死了。所有的人都该去死了!哎,我看那西瓜水都是绿的呢。绿色的西瓜水呢,这不是说我那可怜的他是冤死的么?”一珍似乎是完全的绝望的沉去了幻想中,半饷出不过来。
   “当——”4点了么?
    没有人回答,曼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去了,她哭的时候似乎不曾在寝室呆着,刚才那番哭泣也是白费了一半。
   “他们那里晓得我的痛?”她狠狠的想,“谁又想让她们看见呢,难不成我哭还是为了博得她们的同情么?我是哭我自己呢。”即使这样安慰了自己半天,她心头还是有个大的遗憾缺在那里头。内心又不竟挣扎着,幸许让她们看见我这懦弱的样子,从今后就不会再嘲笑可怜的我了。
  在唉声叹气中,她想起应该打个电话去证实一下他的却没有死。电话那头传来他很柔和的声音:“喂!谁呢?”她的全身立刻的颤抖起来,立刻重重的挂了电话。听得那头好好的,她心头又生出许多不必要的惆怅来。唉,他死了又与我何干?他又不曾知道我喜欢着他,或许,他还不曾认识我呢。
  一珍遇上李云时,他正朝她走来,长的很高很瘦,一路撒满阳光,阳光似曾照亮了她的整个暗处,她的心立刻活动起来。这样的男子,我能拥有一半就够了,就满足了。他经过她时,她的脸立刻红到耳根后去,她觉得他就在微笑着看她。她又害怕有惊喜,不禁撒腿就跑,啊呀!我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幸福!这样想着,她就觉得他就是他的了。每次看见他与别的女子谈笑风声,她的心就很透了那个女的:“咻咻,真是不要脸,与男人这么说话呢,看谁以后还敢要你呢!”这样的事情见多了,她的恨终于转到了他的头上。现在总是说,有爱才有恨,她是很恨他的了,可是,另一方面,她又万分期待着他能注意到她。
  女子在没爱上一个人时,她的心是残酷的
  女子在喜欢上一个人时,最终受伤害的总是她
 如今一珍又做了这个梦,心想,我时常想着你,在梦中都在担心着你。可你却又曾注意过我么?可见你是何等薄情的人,想到了这,心头觉得万分委屈,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躲着她,又哭了回,方才真正的寂静下来。
  门外有人在敲门。她疑心是曼红回来了,突然觉得不知所措。该是把眼泪擦干呢?还是让它继续的流?在这犹豫间,她已经下了床去开了门。门一开,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曼红显然的一愣,接着皱了下眉:“一珍就别哭了哈,不哭了哈!”这样的打发着她,一边进了寝室,开始化妆,一珍立在门边,明知道她是在嫌她了,然而,听见她的话,眼泪更是收不住,一边哭一边问:“你要出去么?要去参加舞会么?”曼红一边换衣服露出白白的身子,一边回头看了她一眼。一珍是穿着泛黄的睡衣,蓬头垢面的,全身骨头肋肋,面黄肌瘦,两眼似乎都快被眼泪泡烂了。不禁叹了口气,真正的可怜起她来,她化好了妆就牵这她 的手坐了下来,递了纸巾:“哭什么?不哭哈,瞧你瘦的,父亲都不管你,哎,可怜的人啊,可恶的继母吓!……”
  一珍听见室友这么说到自己的心里去,干脆想趴在她身上痛哭一场。曼红嫌她脏身子闪开来,她便哭到在床上,想起许多的凄凉事来。
  农民,农民有什么好的?母亲得的肺病死了可不就是因为农事的过繁么?光光那蚂蝗就吸干了她的血。可怜的她哦,死时身上一丁点的肉都没有呢!唉唉,我那父亲哦,开始我还是可怜的他的,可是母亲死不到一年,他就娶了继母,我啊 我才最可怜,我为了我的大学,我连自己都卖了呢。我父亲娶了她,她的儿子就将买走我哈!唉啊!这社会,这世道……
  她不停的在哭,不停的想,似乎泪水糊满了整个世界已经天翻地覆。终于她抬起了头,天已经微微的黑了,曼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去。连那浓浓的香水味也早就蒸发干净。
  她静静的整了整衣服,直直的爬上床,有未知名的小虫在“呜哇——呜哇”的叫。她似乎听见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听见。室友这么一去,不到半夜是不会回来的。她睡不着,眼睛因哭而生痛。于是,一骨碌的爬了起来,洗了脸,刷了头,晚上也有晚上的好处,夏天的衣服还没有着落,即使此刻已经是春中旬了,晚上的冷气仍然很重。她很快的换上陈旧的棉马甲,吸了吸气拖着鞋,“噼里啪啦”的出了门。
  外边的天很冷,她穿的够多,反而觉得臊热起来,就顺手脱了马甲,沿着学校的大道一路去了。
  风是清凉而有香味的。灯光打在树叶上,地板上,班驳美丽。她知道在这幽暗的林子中,有着不同寻常的气氛正在酝酿的火热。大学谈恋爱很正常。唉,可惜我……她正准备自卑自叹,陷入其自身的凄悲的思维中去,就用眼神飘到旁边的树林中去了。在漆黑的业中,显现出两条白白的影子。树叶沙沙,混着两个人的喘息声。
  “云,不要呵,不要呵……”只听见男的在诱劝:“来哦……来哦”
  一珍想哭,却发不出声,睁着眼睛望着那纠缠的身子。心已经碎了千万次:“狗日的李云,曼红哦。你们怎么对的起我的心?!”她掉头就跑,眼泪终于出来了,她一直在跑,想跑出这两个人的世界,想离开那个宿舍,离开这个学校。然而,当一珍停下脚步时,却发现自己正伫立在自家宿舍门口。她惶惶的舒了口气,呆呆的坐了下来,仿佛恍然隔世了。
  电话响起来,她走了过去,接起了电话。
  “是一珍么?是我,曼红。我刚才看你哭的伤心,就不忍心与你说话。现在好了么?”
  “啊——啊,是这样的,今日我不能回来了,你的明天那要交的计算机作业。啊啊,还有那衣服,已经泡了好几天……”
  “啊呀,我就知道你好心,恩,啊,我那有去年不穿的衣服,我是长胖了,穿不下了,还是很好的,你去看看哈……”
  一珍“恩”了声,挂了电话,酸甜苦辣一齐涌上心头,她看了几件曼红不要的衣服,捡了几件出来。仍脱了棉马甲。往那泡了几天的衣服走去。
©创造大社区--郁达夫先生网 -- 现代浪漫主义纯文学的发源地
©创造大社区--郁达夫先生网 -- 现代浪漫主义纯文学的发源地
©创造大社区--郁达夫先生网 -- 现代浪漫主义纯文学的发源地
©创造大社区--郁达夫先生网 -- 现代浪漫主义纯文学的发源地
     
          (外一篇)  一宿荒凉
  世兰睡的并不安稳,同寝的人都在看书、聊天、嗑瓜子。这糟杂的混声对她的听觉实在是个刺激。她只能是呆睡着,连眼都闭不得,白枳灯照的寝室通亮。毕竟,这是不要花钱的。她的眼就一直这么睁着,似乎想抓住个物体,眼前闪现的,也不过是白茫茫的一片,如得了雪盲般。
 她已经不能再忍受了,这糟杂的,堪脏的世界。窗外灰灰蒙蒙,这雨,也应该去死了,象个半死不活的人那口气一直在喉结中吊着,丝丝缕缕,揪人心扉。
 雨持续了几天,她并不明了,整个校园,就是个陈旧的废墟,静寂,偶尔人声,也如坟场中的鸦泣。她不在意任何东西,而她的眼光,除了食堂、教室、与寝室,再也没有注意过其他。这就是她的生活么?这就是她想要的大学么?几乎拼了命得来的,也不过如此、啊啊……人啊,人!如果说大学里的人才是人,那么,以前就不得称人了,而是乡间田野中的小野仙。哎哎,仙子,从来没有人这么称过她,即使在过去,和她熟悉的人相处时,也只是巫婆。对,她叫“老巫婆”。可是,现在,她连这个也没了’
 她哀怨的目光,没有人注意。缓缓的,她连她们说话的声响都寂寥了,只听得她的累汩汩地从心口上往上徐徐的自眼角滑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我就这么过我的一生么?啊啊1这哪还是我?我的寿命早就没了,现在,我是帮它们过日子呢。这一年来,似乎她都是在被人家牵着鼻子走,而她自己,也如新出生的小兽,愿意与不愿意的跟着。日子一久,她的重心似乎没有了,所做的一切,口中说着,手头做着,眼睛总是盯着人家的。自卑想必就这样出来的吧。整日患得患失,沉默着,沉默的如一只羔羊。然而,夜间的来临,所有的人都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与男朋友约会,会老乡,喝酒打牌去了,她就开始惶惶不知所措”哎哎,我是怎么了,我也得去干点什么才好的啊,喝酒,打牌,人家是断然不会要我的。哎哎,男朋友,连朋友都没有,哪还会去想他出现。老乡?罢了罢了,都是亲近不得的人。”在空荡荡的寝室里头,她不停的走,不停的自言自语,哎声叹气。出去罢出去罢。我一个人总比与那些愚人来的痛快。每个晚上,她都清闲的无所事事,闷的慌。却不成真正的出去过。偶尔临窗伫立,心头蹦出几句古诗宋词,更是心头辛酸,凄凉的很。
 今天,课也是少的可怜,铃声一响,她就低着头,夹着书,颓废的孤零零的往寝室一路行来。“哎,这下半天就如年呢。教我如何得过?”淫雨一直霏霏,她没伞,也从没想过要与人共伞。总不能如老家父母穿的蓑衣来吧。
 回到寝室,她就往床上爬,虽然有风有雨,温度到不是很低,春中旬,江南一带,梅雨时节,春寒料峭而已。可是,她一到床上,就裹着被子,紧紧的,这个世界很大,却几乎没有自己容身的地方,而今这心也不属于自己。就只剩的这没用的躯壳。
 “杨君,今日不冷啊,是没有衣服换了么?”
  大家都笑了起来。
  世兰只是摇头,摇头,再摇头。
  没有人再与她说话。
  “哼哼,这些人,这些人……”
  心头愤愤的想着,却又想不出话语来表达,只有眼泪,还是只有眼泪,无声的的流。
  “大学学的东西,只有成绩了。”可是,有成绩,还有什么没?这本是她过去引以为豪的。现在,却成了她的弱点“嘿嘿,我成了书呆子。”
  其他几个室友已经聚在一起准备出去。
 “哎啊!我应该多交几个才好。杀杀他的气”
 “你这个人啊,他有钱呢。咻咻,看你这几个月过的!”
 “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一阵哄笑“啊呀,还说我呢,你的还好,你的呢?”寝室已经被她们快要吵翻了天,“哼哼,这又不是妓院,有哪个男人在看呢。”
 “钱钱钱,总是钱。”她开始愤怒了。她想起父亲已经两个月没有寄生活费了。
 “嘿嘿,快点滚出去啊,滚到你们相好的怀里去罢!”世兰冷笑着,从内心里颤抖着。心头已如河水决堤,再也无法忍受。
  寝室一下子寂静如死了人般凄冷,世兰心头的怨还没完“到这里来做什么?做什么?大学不是读书的么?不要和婊子妓女一样,要,大街上有的是,去吧,都去吧!”
 几个女孩显然是愣住了,面面相觑,接着,其中一个哭出声来,继而,一声接一声,每个人都号啕大哭起来,世兰也不列外,跟着这般混乱,她也哭了,为了她自己,借着哭,她的恨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你们这些女人都不是有男朋友的么?何必还要来招惹我做什么?洗脚水也不是我应倒的啊,你们有什么好哭的,有男朋友哄着呢,来挠我这个可怜的人做什么?我父母在田里守侯的不都被你们这些人给糟蹋了么?说他们干什么?钱钱钱,去叫相好的哄着罢,看他没钱了,你们怎么办?折磨我这可怜的人做什么?要考试,做试卷,找他们啊!啊啊!不是有钱么?总害我干什么 ?……”世兰哭丧般,前伏后仰,不停的用手拍着自己的腿,恨恨的发泄着,不解恨,终究只能骂骂,就拿自己的蓬头出气,用力拉扯着“啊啊!要这身皮肉做什么?要他做什么?……”
 几个女孩显然是被吓着了,都住了嘴,用眼睛互相张望着,疯子,疯婆子!要惹她做什么?顿了顿,都相继化妆出了门,只听的世兰还在骂:“滚吧!这世道,有钱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遮住那副臭皮禳么?……”
 ……
 许久,也不知道有多久,世兰哭的眼睛上下皮都挤在一团,知道再哭下是不行了,从眼缝里看见门还是开着的,下了床,一脚揣了过去“去罢去罢!这些女人!”
 世兰重新洗了脸,爬回了床,裹着被子,哭过,心头稍微舒畅,可是马上就被恐惧所代,不禁有些后怕“啊,哎,这可怎么办,得罪了她们,这可怎么办?哎,回来晚些吧,最好今晚就不要回来了,玩的开心点,把这怨恨都忘了罢。让那些男人哄着些吧!哎哎,苦命的我哦!”
 世兰在床上翻来覆去,全身如筛米般颤抖。
 天已经黑了,有雨,无风。
 凄凉,寂寥,虚闷
 一宿荒凉
                                              2002  8



大小: 主题文章 [11112 个位元组] 编辑 拷贝 引用
 
 
小山


[文集]
[消息]
[查看]
[好友]
[搜寻]

威望: 0
魅力: 679679679
经验: 682682682
金钱: 17940 创造社股票
总发表数: 51 篇 [离线]
个人资料: 女仕 亥猪 处女座
在线时间: 36:57:37
发表于 2003/09/20 03:46pm [IP已保密]邮件 网站 QQ ICQ
那个时候,看郁达夫,张爱玲看得很癫。
一般如果到了这个地步,就容易东施效颦。所以,又自我写了一篇《小女子的愁》
现在看来, 三篇文章不难猜出当时的心绪。人也是在这样中长大的。 :) :p

    《小女子的愁》
    小女子的郁的愁细细想来,其实都是无关紧要的。

 半夜,我不想睡觉,所有的人都睡了,我睁大眼睛,凄寂的要死,即使我的收音机一直都是开着的,没有人吵我扰我,所以我很正常。

 我想起一直以来沉默在心底的郁闷,突然觉得相当的可笑与肤浅。刚才我打开了台灯,强迫自己拿起宋词与张爱玲的书,这些书都有个相同的好处——使我冷静。心方才不再勉强而真正的安静下来。我的那些莫名其妙与不可理喻的情绪只能显现出自身的幼稚而不是单纯,是可笑而不是可悲,是颠子而不是淑女。

 记得有一段时间,老幻想自己能脱胎换骨成为一名淑女,知道戴望舒的《雨巷》么?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里哀怨
       哀怨又彷徨”
  可是大家更清楚的是“东施效颦”,我想象梦一般的凄婉迷茫,虽然我的确天天做梦,可梦并没有任何帮助,它只是作纣为孽,和着我本想投出太息般的眼光而最终只能是冷漠与嘲弄的眼光,变得人人退避三舍,比之东施有过而无不及。

  然而,在这里,在这一刻,我感觉我的灵魂正缓缓的回归。我感到自我的可怜了。那做作肤浅与“莫虚有”的伤与悲。终其不过无病呻吟。听某人说过“你还能自嘲,就表明你还未麻木”我用长长的指甲扣自己手臂上可怜的肉,疼呢!我在黑暗中流下泪来。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有这样的话
    “她的话使他下泪,然而,眼泪也还是身外之物”
  本来爱哭的女子,却因此话而发呆半分钟,眼泪也还是身外物,今夜,我容忍它!

  她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外边小雨正淅沥
  这的确是值得我发表感慨的夜晚,甚至,我只要穿上凉鞋,打开门下楼梯。五分钟后,我就能身临其境。不过,物是人非事事休,景同心换了,突然有种很现实的想法“这个时候淋雨,你不怕SARS么?也许你仅仅是感冒,而外界与自身都是神经兮兮的,最终你进的不是医院,而是神经病医院。”这个世界,多的是把正常人逼成神经病。这样的一想,莫非我自身的这个病也是这个世界的缘故么?

  想到此,我的泪更是止不住,如潮水般涌出来
  三个小时后,我没什么随身可带的,我健忘,不带书,不带钱,只带两个黑眼圈。这是我唯一必带的。

 附: 他们因我的记忆而怀疑我的感情,把天然的缺憾当做良心上的弱点,他们说:“他忘了这个委托或这个许诺,他全不想念他的朋友,他全想不起为了爱我,要说这说那,或隐瞒这隐瞒那。”无疑的,我很健忘,但是因不关新而忽越朋友拖我做的事,那可不是我的本性,愿大家都宽容我的不幸,别把这不幸当作恶意,尤其是一种与我的脾性绝对相反的恶意。
                                      ——田蒙(法)

     我因我的神经而健忘,愿所有的朋友原谅我。阿门!



大小: 1 篇回复 [2831 个位元组] 编辑 拷贝 引用 删除
 
 
此人为板主 爵色丽影


[文集]
[消息]
[查看]
[好友]
[搜寻]
头衔: 论坛斑竹
威望: +1
魅力: 721721721
经验: 708708708
金钱: 3310 创造社股票
总发表数: 55 篇 [离线]
个人资料: 没有提供资料的懒人
在线时间: 19:16:39
极差板主: 失踪 4623
论坛勋章: 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

发表于 2003/10/05 01:21am [IP已保密]邮件 网站 QQ ICQ
她掉头就跑,眼泪终于出来了,她一直在跑,想跑出这两个人的世界,想离开那个宿舍,离开这个学校。然而,当一珍停下脚步时,却发现自己正伫立在自家宿舍门口。她惶惶的舒了口气,呆呆的坐了下来,仿佛恍然隔世了

写得挺棒的,不过,一珍的矛盾太多,一会儿是学校,一会是家庭,一会是爱情,种种交织一起,幸亏线索比较明显,人物性格不致太散。
笔触干净利索,明快,你的性格如你文中所言,看张爱玲和郁先生太多了。
继续,别荒弃自己的才华。




大小: 2 篇回复 [410 个位元组] 编辑 拷贝 引用 删除
 
 
此人为坛主 xjfff


[文集]
[消息]
[查看]
[好友]
[搜寻]
头衔: 论坛坛主
门派: 创造社
威望: +3
魅力: 239123912391
经验: 269026902690
金钱: 24377 创造社股票
总发表数: 277 篇 [离线]
个人资料: 男仕 魔羯座
在线时间: 115:09:12
极差板主: 失踪 4530
论坛勋章: 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

发表于 2003/10/06 07:04pm [IP已保密]MSN 网站 QQ ICQ
所以才是小女子的愁嘛!赫赫,对不起,到今天才有时间把这三篇细细看完,其实主人公很可爱也很稀有了,以目下来说,哈哈~,只要不神经或者变态,就可以继续保持和发扬小说里主角的性格,作少女版的郁达夫。



我在树上,锯死掉的树杈
大小: 3 篇回复 [199 个位元组] 编辑 拷贝 引用 删除
 
 
ctj771126


[文集]
[消息]
[查看]
[好友]
[搜寻]

威望: 0
魅力: 156156156
经验: 158158158
金钱: 555 创造社股票
总发表数: 5 篇 [离线]
个人资料: 没有提供资料的懒人
在线时间: 01:31:49
发表于 2004/03/09 08:16pm [IP已保密]邮件 网站 QQ ICQ
农民,农民有什么好的?母亲得的肺病死了可不就是因为农事的过繁么?光光那蚂蝗就吸干了她的血。可怜的她哦,死时身上一丁点的肉都没有呢!唉唉,我那父亲哦,开始我还是可怜的他的,可是母亲死不到一年,他就娶了继母,我啊 我才最可怜,我为了我的大学,我连自己都卖了呢。我父亲娶了她,她的儿子就将买走我哈!唉啊!这社会,这世道……
 这怎么可能呢?光光那蚂蝗就吸干了她的血。你是不是没看过种过田的人罢,郁达夫好的没学到,颓废的倒学到不少,文采还不错,只是有点少年强说愁的滋味。



大小: 4 篇回复 [469 个位元组] 编辑 拷贝 引用 删除
 
 
小山


[文集]
[消息]
[查看]
[好友]
[搜寻]

威望: 0
魅力: 679679679
经验: 682682682
金钱: 17940 创造社股票
总发表数: 51 篇 [离线]
个人资料: 女仕 亥猪 处女座
在线时间: 36:57:37
发表于 2004/03/20 01:08pm [IP已保密]邮件 网站 QQ ICQ
 呵呵~~~`` 上面那为兄弟说得太对了。“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这么荒废牢骚过呢。



大小: 5 篇回复 [113 个位元组] 编辑 拷贝 引用 删除
 
 该主题只有一页
|小说卷| 欢迎您的到来 -- 标记所有内容为已读  
快速回复主题: [原创]反复的日子
输入会员名称和密码: 会员名称: 没有注册? 密码: 忘记密码?
上载附件或图片(最大 200KB):

选项

使用 LB5000 标籤?
显示您的签名?
有回复时使用邮件通知您?
使用表情符号转换?
切换到高级回复模式



[按 Ctrl+Enter 可直接确认]
 


© 中文版权所有: 创造社 修改者:yashiro 版本: KenShell K1 SE
 程式编制: 山鹰(糊)花无缺 美化作者: 源程式:认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