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ゅセよΑ琩肈

- 创造大社区--郁达夫先生网 (http://www.clinicjia.com/cgi-bin/021122/date/yudafu/cgi-bin/cgi-bin/2003526/cgi-bin/leoboard.cgi)
-- (http://www.clinicjia.com/cgi-bin/021122/date/yudafu/cgi-bin/cgi-bin/2003526/cgi-bin/forums.cgi?forum=4)
--- *#!&*郁达夫论诗绝句两组笺注 (http://www.clinicjia.com/cgi-bin/021122/date/yudafu/cgi-bin/cgi-bin/2003526/cgi-bin/forums.cgi?forum=4&topic=17)


--  zhanghui1979
-- 祇丁 2003/08/26 03:42pm

[这个文章最后由 zhanghui1979 在 2003/08/26 03:50pm 进行第 1 次编辑]

郁达夫论诗绝句两组笺注(转贴)

  郁达夫是一位小说名家,但更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他的文学生涯,既始于诗的创作,也终于诗的创作,可以说是诗陪伴了他飘零的一生。郁达夫作诗,虽缘于他的性情与兴趣,但更多地却是缘于他对诗的深刻的理解和认识,他在诗学方面有着扎实的基础与深入的研究,对历来的诗坛风气与诗人创作往往有精辟独到的见解,而这些见解除表现于他的一些诗学专论以及散文、书信之外,还通过七言绝句的形式来加以阐明,《论诗绝句寄浪华》(五首)、《盛夏闲居,读唐宋以来各家诗仿渔洋例成诗八首录七》两组诗,是他以绝句论诗的代表。以绝句的形式来论诗,风气首开了杜甫的《戏为六绝句》,金代元好问继之,作《论诗绝句三十首》,以后诗家,多有继作。郁达夫这两组论诗绝句,便是对杜甫以来的这种传统的继承。
论诗绝句寄浪华(五首)
【说明】 这五首诗原载1916年12月28日上海《神州日报.文艺俱乐部.文苑》,其中第四首后又以《杜樊川》为题列入《盛夏闲居读唐宋以来各家诗仿渔洋例成诗八首录七》中。这组诗与友人讨论古今诗坛风气,对西昆诗、江西诗以及李、杜、苏、黄诸大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虽不免杂有少年意气,但亦多有深入之论,不失为一家之言。浪华,指胡浪华,作者的诗友,作者在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预科学习时,胡浪华在东京高等师范学校读书,两人曾同在一所夜校补习英语,因以相识,由于对诗的爱好相同,交谊甚厚,多有诗歌往还。
驿楼樽酒论文日,意气飞扬各有偏。
记得小桥明月否,落花闲煞李龟年。
【笺注】
〔樽酒论文〕 杜甫《春日忆李白》:“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语用此,以表明对胡浪华的忆念。
〔“意气”句〕 谓当时论文,自己与胡浪华皆由年少气盛,各有偏执,第五首中的“少年怀抱各清真,我爱妍华尔爱新”也是此意。
〔小桥明月〕 作者与胡浪华共入补习的英语夜校是在水道桥边,故这里以“小桥明月”追忆当时论文的环境。
〔“落花”句〕 作者原注:“浪华句。”浪华此句化用杜甫《江南逢李龟年》“落花时节又逢君”语,借以感叹客中无人共与论文的孤寂。
遗山本不嫌山谷,无奈西昆学者狂。
欲矫当时奇癖疾,共君并力斥苏黄。
【笺注】
〔“遗山”两句〕 遗山,即金代文学评论家元好问,其《论诗绝句》有“论诗宁下涪翁拜,未作江西社里人”语,涪翁即山谷(黄庭坚)。遗山论诗批评江西诗派而表示了对山谷的尊重,故这里说“本不嫌”。西昆学者狂,西昆,指西昆诗,北宋初由学李商隐诗而形成的一种诗体。欧阳修《六一诗话》:“杨大年(亿)与钱(惟演)、刘(筠)数公唱和,自《西昆集》出,时人争效之,诗体一变。”由于学习模仿者片面追求在诗中使事用典,致使诗“语僻难晓”,形成弊端,遭到有识者的反对。这里作者举西昆诗的情形以比江西诗,点出遗山斥薄江西诗的原因乃在批评后学者的狂滥,而不是指责江西鼻祖黄山谷本人。
〔“欲矫”两句〕 元好问《论诗绝句》:“奇外无奇更出奇,一波才动万波随。只知诗到苏黄尽,沧海横流却是谁?“苏黄,指北宋大诗人苏轼与黄庭坚。两句意谓元遗山为反对江西末流“无奇出奇”的“奇癖”,竟至连同苏黄也一并排斥,自己亦愿同浪华一道,协力改变当前的诗坛风气。
少陵白也久齐名,诗圣诗仙一样评。
读到离骚伤怨句,始知空阔谢宣城。
【笺注】
〔少陵白也〕 指杜甫、李白。杜甫自称少陵野老。杜甫怀李白有“白也诗无敌”句,故这里以“白也 ”称李白。
〔诗圣诗仙〕 诗圣,指杜甫;诗仙,指李白。
〔“读到”两句〕 两句分论 杜甫、李白诗的特色,而表示了对杜诗的赞许。屈原《离骚》是伤时忧愤之作,杜诗每多忠君忧国哀时念乱之辞,故以“离骚伤怨句”方之。谢宣城,指南齐诗人谢,他曾为宣城太守,因称。李白“一生低首谢宣城”(元好问句),其诗风之秀逸清旷亦相仿佛,故引以比之。李诗飘逸,与杜诗之沉郁相比,不及杜诗之贴近现实,故以“空阔”论之。
惨绿啼红忆六朝,韩文杜句想风标。
销魂一卷樊川集,明月扬州廿四桥。
【笺注】
〔“惨绿啼红”两句〕 意谓读《樊川集》,既可使人联想六朝文章之凄艳,又可使人体会韩文杜诗之雄健沉郁。六朝,指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朝,它们都在金陵建都,故合称“六朝”。韩文杜句,指韩愈文、杜甫诗。杜牧《读韩杜集》:“杜诗韩集愁来读,似倩麻姑痒处搔。”语本此。“惨绿”句又作“吊红啼绿近六朝”。“风标”又作“丰标”。
〔“销魂”句〕 意谓读《樊川集》,使人神欢意畅。《樊川集》,杜牧集名。诗从读杜牧《樊川集》有感而发,指出诗各有体,贵在创新,要有个人与时代的风格特色,对六朝诗、李杜诗都有所肯定。郁达夫倾心的似还是杜牧那种风格俊朗、词句清秀的诗,故用下一句补足之。
〔“明月”句〕 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语用此。
少年怀抱各清真,我爱妍华尔爱新。
翻得当时公案否?论诗海内第三人。
【笺注】
〔清真〕 清纯真率。
〔“翻得”两句〕 “当时公案”,事未详。据诗意,似作者原先曾与浪华共论海内诗人,自以为可列第三,两句表示仍坚持前论。
盛夏闲居,读唐宋以来各家诗
仿渔洋例成诗八首录七
【说明】 1918年夏日,郁达夫为响应中国留学生反对“中日军事协定”的罢课学潮,离开当时就读的日本名古屋第八高等学校到乡间小住,这组诗大多作于此时。渔洋,指王士。王士字贻上,号阮亭,别号渔洋山人,是清初著名诗人与诗歌理论家。王士作有《论诗绝句三十五首》,郁达夫的这组诗,便是仿其体例而成,诗中对唐宋以来七位重要诗人作了各有侧重的评说,言约义丰,清健沉着,见解深刻。其中《杜樊川》一首因已见于《论诗绝句寄浪华》,这里不再复出。
李义山
  义山诗句最风流,五十华年锦瑟愁。
  解识汉家天子意,六军驻马笑牵牛。
【笺注】
〔李义山〕 即李商隐。商隐字义山,号玉溪生,晚唐著名诗人。
〔“五十华年”句〕 李商隐《锦瑟》:“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句本此。
〔“解识”两句〕 化用李商隐《马嵬》诗语,诗有“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句。“汉家天子”,以汉代唐,指唐玄宗李隆基。白居易《长恨歌》:“汉皇重色思倾国”可证。《马嵬》是李商隐咏史的名篇,作者标举此诗,除称扬之意外,当是别有意味,应与当时时局有关。
温飞卿
  词人自古苦销沉,中晚唯君近正音。
  今日爱才非昔日,独挥清泪吊陈琳。
【笺注】
〔温飞卿〕 即温庭筠。庭筠本名岐,字飞卿,晚唐诗人,与李商隐齐名,并称“温李”。达夫此诗似有同命相怜意。
〔中晚〕 指中晚唐。
〔“今日”句〕 用温诗成句,温庭筠《蔡中郎坟》:“今日爱才非昔日,莫抛心力作词人”。
〔吊陈琳〕 陈琳,汉末诗人,为“建安七子”之一。温庭筠曾作《过陈琳墓》追悼他,诗为:“曾于青史见遗文,今日飘蓬过此坟。词客有灵应识我,霸才无主始怜君。石麟埋没藏春草,铜雀荒凉对暮云。莫怪临风倍惆怅,欲将书剑学从军”。
陆剑南
  慷慨淋漓老学庵,请缨无路只清谈。
  石帆村里春秋祭,忍说山浪满潭。
【笺注】
〔陆剑南〕 即南宋大诗人陆游。陆游字务观,号放翁。其诗集名《剑南诗稿》,因称。
〔老学庵〕 陆游晚年读书室名,这里以代指陆游。
〔请缨无路〕 王勃《滕王阁序》:“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请缨,用西汉终军事。《汉书.终军传》:“南越与汉和亲,乃遣军使南越,说其王,欲令入朝,比内诸侯。军自请:‘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军遂往说越王,越王听许,请举国内属。”
〔“石帆村”两句〕 石帆村,地名,在陆游故乡绍兴。山,即门山,在广东新会县南大海中,宋祥兴二年(1279年),南宋最后被元兵灭亡于此。两句针对陆游《示儿》诗“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之语而发,谓南宋竟至灭亡,即使春秋家祭,子孙亦应是不忍启口告知这个惨烈消息的。语极沉痛,从反面揭出陆游的爱国之情。
元遗山
  遗老功名剩稗官,河东史笔未摧残。
  伤心怕读中州集,野史亭西夕照寒。
【笺注】
〔元遗山〕 即元好问。好问字裕之,号遗山,金代著名诗人。
〔遗老〕 此指元好问,他金亡不仕,故称。
〔稗官〕 指野史。《汉书.艺文志》:“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通听途说者之所造也。”韩《涧泉日记》:“今秘阁之书,下至稗官小说,无所不有。”
〔河东史笔〕 元好问乃太原秀容人,旧属河东郡。他有意保存金朝的史料,诗文也大都记录金亡之际的史实,故这里以“河东史笔”称之。
〔中州集〕 元好问所编之金代诗歌总集。
〔野史亭〕 亭名,在山西忻州南郊韩岩村北,元好问金亡不仕,五十岁时归故乡,筑野史亭,专事金史的资料搜集与编纂。
吴梅村
  斑管题思泪带痕,阿蒙吴下数梅村。
  冬郎忍创香奁格,红粉青衫总断魂。
【笺注】
〔吴梅村〕 即清初诗人吴伟业。伟业字骏公,号梅村。
〔“斑管”句〕 斑管,指毛笔。这句言吴伟业诗思凄苦,意在表露对其平生遭际的同情之心。《清史稿.吴伟业传》:“伟业学问博赡,或从质经史疑义及朝章国故,无不洞悉原委。诗文工丽,蔚为一时之冠,不自标榜。性至孝,生际鼎革,有亲在,不能不依违顾恋,俯仰身世,每自伤也。临殁,顾言:‘吾一生遭际,万事忧危,无一时一境不历艰苦。死后敛以僧装,葬我邓尉、灵岩之侧,坟前立一圆石,题曰:诗人吴梅村。勿起祠堂,勿乞铭。’闻其言者皆悲之。”“题思”谐音“啼思”,语意双关。
〔阿蒙吴下〕 《三国志.吴书.吕蒙传》裴松之注引《江表传》:“蒙始就学,笃志不倦,其所览见,旧儒不胜。后鲁肃上代周瑜,过蒙言议,常欲受屈。肃拊蒙背曰:‘吾谓大弟但有武略耳,至于今者,学识英博,非复吴下阿蒙。’”吴伟业是江苏太仓人,属吴地。这里的“阿蒙吴下”义为阿蒙之吴下,代指吴地。
〔冬郎香奁格〕 冬郎,指晚唐诗人韩偓。字致尧,小名冬郎。韩偓诗有《香奁集》三卷,多咏妇女闺情,人称为“香奁体”。
〔红粉青衫〕 吴伟业《琴河感旧》:“青衫憔悴卿怜我,红粉飘零我忆卿。”
〔断魂〕 伤心。
钱牧斋
  虞山才力轶前贤,可惜风流品未全。
  行太卑微诗太俊,狱中清句动人怜。
【笺注】
〔钱牧斋〕 即钱谦益。谦益字受之,号牧斋,又号蒙叟。他是明末清初的著名诗人,与吴伟业、龚鼎孳并称“江左三大家”。
〔虞山〕 山名,在江苏常熟县城西北。因钱谦益是常熟人,遂以代指钱谦益。
〔轶前贤〕 超越前贤。
〔“可惜”句〕 这句批评钱谦益才学虽高而品行未端,缺少文士应有的气节。《清史稿.钱谦益传》:“(钱谦益)博学工词章,名隶东林党。天启中,御史陈以瑞劾罢之。崇祯元年,起官,不数月至礼部侍郎。会推阁臣,谦益虑尚书温体仁、侍郎周延儒并推,则名出己上,谋沮之。体仁追论谦益典试浙江取钱千秋关节事,予杖论赎。体仁复贿常熟人张汉儒讦谦益贪肆不法。谦益求救于司礼太监曹化淳,刑毙汉儒。体仁引疾去,谦益亦削籍归。流贼陷京师,明臣议立君江宁。谦益阴推戴潞王,与马士英议不合。己而福王立,惧得罪,上书诵士英功,士英引为礼部尚书。复力荐阉党阮大铖等,大铖遂为兵部侍郎。顺治三年,豫亲王多铎定江南,谦益迎降,命以礼部侍郎管秘书院事。”
〔狱中清句〕 崇祯十年闰四月,钱谦益因事下刑部狱,作有《狱中杂诗三十首》。狱中请句,指此。


--  小山
-- 祇丁 2003/09/06 03:37pm

终于知道为什么在那个时代这样的旧体诗不盛行。
只是想不同,“老人家”的诗词就那么流行呢。
奇怪。。这也是很好的诗,特别经过注释,我就更加清楚。
很厉害的两位家伙。。


--  笑傲书生
-- 祇丁 2003/10/20 01:44pm

"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人们为什么要以为是宾王的呢?不难理解啊!!!!!!


© 中文版权所有: 创造社  版本: LB5000MX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