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ゅセよΑ琩肈

- 创造大社区--郁达夫先生网 (http://www.clinicjia.com/cgi-bin/021122/date/yudafu/cgi-bin/cgi-bin/2003526/cgi-bin/leoboard.cgi)
-- (http://www.clinicjia.com/cgi-bin/021122/date/yudafu/cgi-bin/cgi-bin/2003526/cgi-bin/forums.cgi?forum=10)
--- *#!&*过去饱满的蓝 (http://www.clinicjia.com/cgi-bin/021122/date/yudafu/cgi-bin/cgi-bin/2003526/cgi-bin/forums.cgi?forum=10&topic=17)


--  小山
-- 祇丁 2003/11/19 05:14pm

                      (一)

   在读大学前,我一直不晓得自己有严重的神经质,反应强烈、怪异、敏感发热。做出的任何出格的事。在大家看来,都是一个单纯的女孩所应该有的,他们认为女孩子的特有的韵味已经被我发挥的淋漓尽致。
   我不知道这上我致命的缺点,我认为这是我的优点。至少在大学以前。
   我想我的大学,应该是美好的,我常常自以为是
   在大学前,我自认为是个单纯的,爱做梦的女孩子
   女孩子变成女子,是要经过大学的“洗礼”的
   哼哼!

                      (二)

   有人宠真的是好啊!
   常常,我呆呆的坐在床上,膝上摊着本厚厚的张爱玲,一生就是几个小时,被我坐过了多少!
   爱张爱玲,郁达夫,钱中书都是大学时后了,以前我只爱琼瑶,爱亦舒,爱“风花雪月”的小资们的情感故事,爱一切都不真实的人和事。
   大学真的是培养“气质”与“内涵”的绝好场所
   哼哼
   我再也找不回以前的我了,今天,我翻到《半生缘》里十八年后曼桢与世钧重逢了,曼桢的幽幽叹息:“世钧,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的伤心在此刻达到了顶峰,难过的过了头,就是冷漠与沉寂。是的,我想到我自己。这一切与爱情无关。这却是我对过去人生的绝望。
   我也回不去了!
   
   我的城府变的很深,我变的冷漠与孤僻
   因为,我自己以前所认为的优点,在大学,人家望我的眼神亦逐渐怪异,对 ,神经有问题的人——我
   敏感、多心、胡思乱想、脆弱、颠三倒四、疯疯癫癫
   终会干的,许多东西

                     (三)
 
   对于男性,一直以来,都在我生命中扮演着可有可无的角色。当然,这是纯粹讨论爱情的时候。
   与爱情无关时,我一直若即若离,我爱这感觉,我的朋友也很接受,我的大学同学则认为我应该去看心理医生,然后让我的朋友去看,检查他们的承受能力。否则,心脏不好的人总回被我气晕的!
  我“嘻嘻”的笑,没有说话,朋友都认为那是单纯女孩应有的表现,这些人都不明白呢
  我说,对于异性的朋友,即使是玩的很好的的交心的朋友,我对他们总是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与他们在一起时间一长,都对他们厌烦的要命。开始对他们不理不睬,达到别人看来几乎断交的地步,而我却心力轻松愉快的很。这样的日子一长,我又开始怀念他们的好,开始后悔自己在“冷战”时期对他们的冷言冷语心头一热,马上又与他们好起来,对他们好的要命。哎,都是同类人,都能接受我,认为我是个单纯的小女孩呢。
  反反复复,没有人不满,我活得很潇洒
  大学的日子不是我的,他们都认为我有神经质
  我慢慢的冷漠起来,孤僻起来,混乱的思想已经无出可以发泄,就只能一直呆在心中,就愈加混乱。脑袋里某根神经愈加打了许多的结——即使我自认为以前我的神经根本没有结。
  什么时候我开始废话联翩,什么时候我开始说话颠三倒四,我都不记得了,对于外界,我适应的也象头猪。知道么?我在寝室的外号就是“foolish pig”很贴切。

                      (四)

   今天思绪我整了整,因为明天我要考试,提前一天养神,所以今天一天我都很正常。
   出门记得在那个教室上课,进教室没有做错地方,上楼没有多上或少上,打招呼没有对错人,书与眼镜没有拿错,知道今天是2003年4月13,日子没有记错,上网也很细心的认对很多人来,吃饭没有忘记拿钱与筷子,唱全一首各,说话没有使用“下雷打雨”之类疯言……
   总之,今天一天,我都很小心的使自己变的正常的过了头,但夜幕降临时,我又心虚起来,黑夜,总是可以迷惑我的心,让我忘记现在的我,而回到从前去了。
   我一直开着台灯,灯亮着,我就很心安。寝友们都在诧异我的“怪异”行为,她们的眼神一直在等什么,就象英语书中那个楼下的人等楼上的人扔那靴子的一响。我“嘻嘻”的对着她们笑,很少说话,我网名“花弄影”简曰“花痴”。
   时间很快的过去,我关上灯,上床开始睡觉。她们都在说她们的“伤心往事”,全属于“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类型。
   她们都是痴心人种,都不大理我,因为从我平时那些鸡皮蒜毛的小事中所表现的,我是“花心大萝卜”。
    我爱画画,看人家画的兴起,我也马上起了兴致,不歇气的画上个三四天,教室,寝室,食堂都可见我的佳作。三天四天后,马上又扔了笔,没味了。前不久兴起的“十字绣”我立刻买了10个,学了大半天,花了两天半的时间粗约成功,就全部扔在一旁,走人。这样的事件数不胜数,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今天不喜欢这个了,可马上发现恶劣另外“三分钟热度”的玩意来。譬如:做书签,拾掇花,学插花,学雕刻,剪小画片,做手势,听磁带等等,无人可比。
    她们看花了眼,对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终于绝望,得出结论:我是个用情不专的人。再加之我的神经质,她们这样关于爱情的话题都不大与我提。
    今晚,她们瞧我今天异常的正常,有一个就问我了:“哎,foolish pig 说说你选择男朋友的标准?”
    我“嘻嘻”的笑,想了很久,终于很慎重的说出来:“他要对我好,你们都认为我不会自己照顾自己,他自然要对我好,不能生我的气。他要比我高很多,我必须为我的下一代着想。他要有才有能力,至少比我好,我可不能嫁一个比我还差的男人。”
   “没有了?”
   “没有了!”
   “哎,废话一大通,foolish pig 你男朋友不对你好,谁对你好?你这159的个子,难不成有多少男人比你还要矮?一个男人没能力,难不成要你去养他?  怎么都是废话呢?”
   全寝室因为我的标准与她们的话而哄笑,我也笑。
   大家心里都明白,我的病又开始发作了。

                      (五)

   我不大与他们提我的爱情,他们都认为我是个花心的人
   在我没有读张爱玲的书之前,我就知道我与他不可能了,曼桢说:“我门再有回不去了!”我才大彻大悟
   是的,与爱情有关时,我也回不去了!
   我与他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从初中开始我就明白,我的幻想症逐渐明朗起来的,我变的不爱读书,与他,是逐渐的离远了,他是个现实的人与我现在一样,他是个优秀的人,他的梦想是科学家,而我,没有具体的。我一直在梦幻中生活。
   然而,与他的梦,那是早就破了的,现在的我,逐渐现实起来,理智时,现实的冷酷起来。但,梦总会荒唐的来,让我错手不及,在我的神经质发作时,他们总是趁虚而入(现在,自己都认为自己有神经了,是够理智与现实的了)做些天真又荒唐的梦,猛的梦一醒,泪就流了出来。
   我再也回不去了,不管与爱情有无关系

                      (六)

   我回不了过去,容入不了现在,无时无刻,我总是竖起我全身的刺。为被人的活而活。
   我对她们“嘻嘻”一笑,对所有异性一笑
   神经病~~
   蓝色是代表过去的快乐,本是忧郁,大家都知道。


--  永远孤独
-- 祇丁 2003/11/28 09:39pm

小山
很羡慕你的性格和张扬
不管我是否读懂你的习作!
    天涯玩命人


--  小山
-- 祇丁 2003/11/28 10:20pm

 曾经我的朋友都说我自负而张扬。
现在不是。。很压抑,因为长大。因为……
这篇文章只是我无力挽回的回忆而已!  呵呵~


--  傻丫头
-- 祇丁 2003/12/05 03:14pm

他要对我好,你们都认为我不会自己照顾自己,他自然要对我好,不能生我的气。他要比我高很多,我必须为我的下一代着想。他要有才有能力,至少比我好,我可不能嫁一个比我还差的男人。
不是废话啊!她们怎么能说是废话呢??[size=3]文字[/size][color=#8B008B]文字[/color]


--  小山
-- 祇丁 2003/12/06 07:00pm

 因为她们都有绝对的自信
我没有。  呵呵~~~~~~~~~
真的很少见你来呢。。  最近


© 中文版权所有: 创造社  版本: LB5000MX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