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您,访客登入 | 注册 | 忘记密码

首页 创造大社区--郁达夫先生网 |小说卷| 发表回复
主题标题: [光怪陆离]吃梦的魔鬼1
您没有注册? 忘记密码?会员名称 密 码
目前心情
  • 将放在文章的前面
  •             
                
    上载附件 (每个最大 200KB)
  • [增加] [减少]
  • 附件 1

    表情图示:点此查阅所有表情符号
     字型样式:  字型大小:  颜色:      点这里查看 LB5000 论坛所有的专用标籤
     粗体字 斜体字 底线 置中 插入超连结 插入邮件地址 插入图片 插入 Flash 动划 插入声音 插入语法 插入引用 插入编号 飞行字 移动字 阴影字 插入表情语法
     进阶编辑器:『 LB5000 HTML 编辑器 』『 ASCII字型产生器 』『 替换文本
     
     
     模式: 说明 完全 基本 特殊
     >> 拷贝到剪贴簿 | 查阅文章长度


    此论坛允许使用表情符号转换表情符号转换
    HTML    : 允许
    贴图标籤: 允许
    音乐标籤: 允许
    积分标籤: 允许
    Flash  : 允许
    LB 标籤 :允许
    文字大小: 允许
    保密标籤: 允许
    使用 LB5000 标籤?
    是否显示您的签名?
    有回复时使用邮件通知您?
    您是否希望使用表情符号转换在您的文章中?
    加密此贴,只对部分会员可见,会员威望至少需要
    出售此文章给 人,售价 创造社股票

     
     

    文章一览:[光怪陆离]吃梦的魔鬼1 (新回复在最前)
    zhanghui1979
    发表于: 2003/09/06 10:05pm
    作者带着批判的眼光看这个社会,并能用象个童话的形式表达出来,也许应该说这就是小说的一种分支。是否是吸收了叶绍钧的《稻草人》、《古代英雄石象》的构思和行文方式呢?文章中揭露的一些事态人心让人读后,感到颇为悲凉。结尾那人家神秘死亡,是中国古话:“恶有恶报”的应验,足以起到一定警醒世人的作用。觉得不足的地方,如果能在文中来点希望、光明和正义的东西,则小说的阴森之气可以减弱点。也许这是求全之责!总之,写得不错!文采也很好!佩服!
    xjfff
    发表于: 2003/09/01 10:05pm
    ***** 版主模式 *****

    此文章是管理员从|先锋卷|转移过来的!

    独舞婳泠
    发表于: 2003/08/04 01:57am
    我写东西太情绪化,无奈,在摸索中成长吧……
    xjfff
    发表于: 2003/08/03 12:17pm
    我来加个精华! 我不认同爵兄看法,前后半部都很好,后面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而前面的观望也是必不可少的铺垫,我更喜欢前面。结尾也不错,让我分不清是魔鬼在笑还是作者自己在笑。
    不过个别地方的确稍有些乱。

    有点象郁达夫的<青烟>...

    爵色丽影
    发表于: 2003/07/30 11:49am
    如果整篇一分为二的话,后半部好读,前半部太象译文了。
    还是旧毛病,前面太乱,“我”总是在观看,总是在叹息,总是在“远离”,如此反反复复,让人受不了,后面就顺畅完整。
    “隼”和“婳”的出现是多余的。
    独舞婳泠
    发表于: 2003/07/26 11:45pm

    那天我在天界巡逻,因为困乏,作了一个梦,误放跑了一个天使,被打落魔界,看着众神的嘲笑,我好恨呀,都是这该死的梦,让我的光环消失,让我雪白的羽翼变成这丑陋的肉翼!

    我发誓,要吃尽所有的梦!

    我吃梦也有一百年了,我只吃美梦,不吃噩梦。只有甜滋滋的美梦吃到胃里才是享受。吃了噩梦,会呕吐,会不消化。看着失去美梦的人们每每被噩梦惊醒,失血的面容苍白而憔悴,看着那些因为噩梦而神经衰弱的人们,日渐消瘦着,像木乃伊……我比吃了美梦还要开心,我翅膀上的羽毛,一根根连着血肉被拔掉!比比我从天使最落成魔鬼所承受的痛苦,这算什么?我恨,我恨这些梦!我要把我的痛苦全部带到那些噩梦里,人们,你们也来感同身受一次吧!!!

    周公这家伙,听说挺厉害的,可以操纵人的梦,那人们的噩梦越来越多,也不能全怪我了。他一直在通缉我,听小妖们说,捉住我的奖励是可以脱离魔界,重回天堂。说真的,现在就是请我回去我都不会!在这里自由自在,没有人敢管我,我学了几千年的法术可以随意施展,没有人可以降服我!

    于是每当黄昏,日月交替之时,我就伸个懒腰,展开硕大的肉翼,开始活动……


    我站在城市的最高处,俯视这一切……人们忙碌着,我觉得他们是碌碌而无为!这座城市在黄昏的时候很美……美得叫我兴奋,只有在这样美丽的城市里,人们在会有甜蜜的梦……

    我展开翅膀,黄昏的阳光还是暖暖的,日月交集的光晕里,我看到了我的同伴,它们懒懒得坐在城市的每个角落,用着一些美丽的东西交换着人们的灵魂……

    我看到了隼,它法力很大,喜欢收集灵魂,它灵魂放在一个玻璃瓶里,欣赏它的淡绿或淡紫色的光……它在用利益交换一个年轻人的灵魂,那“幸运”的男子把灵魂交给恶魔,快乐地带走了它要的利益。它的灵魂很美,是浅浅的绿色……

    我看到了婳,它是个妖美的魔鬼,它喜欢把灵魂作成棋子,玩着一局永远没有结局的棋。现在,一个年轻的女子正在用它的灵魂交换青春与美貌,看着它原去了,美丽的倩影消失在昏黄的路灯里,婳正玩能着那枚灵魂,在我眨眼的瞬间,婳不小心,将那脆弱的灵魂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它的脸上竟没有一丝的歉疚,是的,马上它就可以找到替代品了……

    还有很多的人与魔鬼在交易,美丽的东西真多,那么诱惑……

    我饿了,要去吃东西了!我在城市上空盘旋着……无奈啊,竟没有人会睡去。年轻的人们在灯红酒绿的酒吧里招摇着他们的青春,美丽的女子摇摆着曼妙的皮囊,她正是婳不小心摔碎了的灵魂的主人。可怜的她还在叫喊着,招摇着,卖弄着,不知道自己的灵魂已经没有了……吃一个没有灵魂的人的梦,再甜美也会觉得恶心!只是,它还会有梦吗?

    白天美丽而静谧的城市,在夜里竟会如此的躁动不安,我飞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一个美梦,累呀……这么大的城市,每个人的梦都是那么复杂,充满了勾心斗角……充满了圈套……白天的和睦,在夜里卸下了一切虚伪妆容……连梦里是无尽的追逐,厮杀……

    我开始有些无奈了,是走,是留?走,我真的很累,又不知道该去哪,躲避追杀,真的有些倦了……我收起翅膀,坐在一座高楼的屋顶,东方开始微微的发白,有些老人开始晨练了。他们中有很多人在谈论着昨夜的梦,他们只会记得少许的细节,至于那真正的意义,他们是不会记得的了……我开始对人类的大脑产生怀疑了,明明只用了这么少的一点,却什么也记不住。突然想起了“爱因斯坦”,想去看看他的梦,幻想着要是吃了他的梦,人类又会如何呢?可是我的法力不够,不能穿越时空……

    天放亮了,城市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她,看上去还是这么的美丽……我眯起眼睛去看那阳光,我不怕阳光——因为我不怕我收集得灵魂会在阳光下蒸发或者爆碎——我对那些脏兮兮的东西不感兴趣。找个地方呆着吧,等到黄昏的时候在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我找了家养老院呆着,以前我还真没来过这种地方。这里有很多老人,好像都很有钱,但是我不需要这些,我只想知道,到了深夜的时候,他们会不会有甜美的梦……

    夜幕终于坠落了,养老院里也宁静了下来。我伸了个懒腰,走进人群……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老了睡眠都很少,这些老人都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有一个老人像个孩子一样,拿了什么偷偷的出去了,我好奇地跟了出去,竟忘了饥饿。老人坐在走廊的灯光下,拿出一叠照片,开始——看,不,是开始抚摸。每一张都“看”得异常仔细……她有四个儿子,每个儿子都有出息,当官的当官,发财的发财,可是忙碌的他们却没时间来看看这可怜的老人……我冷笑着,这就是人类,连生他们的母体都可以不理不问,这样的灵魂送我我都不要!老人始终含着笑,眼里溢满了幸福,我想,她的梦一定是甜美的吧。我决定了,我就吃她的梦了!

    夜色渐浓,老人回去了,躺在那里不一会就睡着了。我看着她睡熟,嘴角流出了一些液体,看来真的很甜了,我迫不及待的闯进她的梦里——这是我第一次闯入老人的梦,有些惊惶失措了!满目的狼藉,遍地的饥荒,年轻时候的老人带着她的儿子艰难的度日,我不知道他们在吃什么——这是我一百年来没看到过的食物——或许这根本不是什么食物,可是就这样,他们一家人快乐而和谐,一个“饼”你吃一口我吃一口……
    画面跳跃地很快,一会又到了她的中年时候,步入中年的她已有了些许的白发,四个孩子长大成人,工作的工作,上学的上学……日子虽是清贫的,老人却是快乐的,看着她手臂上一条条发紫发青的血管,儿子抱着她哭:“妈,您怎么可以去卖血呀?等儿将来有了钱一定好好孝敬您!”
    年迈的她已是白发苍苍,她在大儿子家住,孩子带大了,上学了,又去了二儿子家,接着是三儿子家……终于,孙子们都大了,都忙了,老人来到了养老院……

    她竟然醒了,我迅速的跳出来。看看天色,似乎离天亮还有段时辰。她又拿了什么出去了,我有点生气得跟着她,看她还能玩什么花样!她拿出一个收音机,里面有个女声在读东西,老人笑着,“孙女呀,奶奶有老些天儿没见着你面儿,你还好吧,嗯,好好,我能听到你说话儿呀,就是好。唉,要不是大夫告诉我呀,我还不知道能在这匣子里听到你呢,你们都出息了,都出息了……”我猜她一定不知道她这样的说话电台里的孙女儿是听不到的。我情不自禁的说,她听不到的。“谁说呀,我孙女儿在和我说话儿来……”老人的话吓我一跳,她竟能听到我说话!我惊讶的腿后一大步,你能听见我?
    “你是阎王的小鬼儿吧,我知道你来抓我的,我跟你走,我早就该跟你走了,我留在这儿呀,也没啥用,每天这么多钱……我吧就一个心事儿呀,没了(LIAO)。我想看看我家的儿子孙子的,我老多日子没见过他们了,我数数阿……”
    老人掰着手指数了起来,“十五吃了元宵就没见着呀,对了,那会儿我吃的元宵呀是我大孙子从老远带回来得来,可香了,可甜了。”她的眼里跳跃着喜悦,“就是吧,日子久了点儿,有点杂味儿了,没事儿,我都吃了……”老人微微低下头,淡淡的笑着,“后来打了好几天吊针来,我那护士说我‘你不要老命了’可是你说,孩子带来的,咱能瞎了孩子这份心么?
    你看这衣裳了吗?“她拎起衣襟,孩子似的炫耀着,“看,看!这是我二孙女儿出国留洋来回来的,好吧几年了,我一直穿着,她说呀,我穿着它就当是她在我身边……还有还有……
    老人急急得举起手里的匣子,“这收音机,是我小孙子自己做的,他在上大学,还没毕业。这是他寄来的。这我知道,我有两年没见着他了,他现在得这么高了”她用手比划着……

    天亮了,我没有再理会她,饿着肚子离开了,我用了一天的时间在想,是不是该留下来,还没做出决定,天又黑了……

    我来到老人床边,她还没睡下。她又重复着昨天的事情,这次,她主动问我“你不带我回去行吗?”我没理会她,坐在窗台上冷冷地看着她。
    她很为难地说:“其实呀,我不是不想跟你走,我是想等我过了生日,生日那天呀,他们一准儿的来看我,看了我,我的心事儿就了了,跟你去哪都行!”
    你想着他们,他们是不是在想你呢?愚蠢的人类!
    “怎么不想,想着来,每天我都能梦着他们,就是呀,这模样不太清楚了,人老了,记性不好了,照片儿吧,都让我摸花了……”
    我这才看到,老人手里的照片都已很难辨认出人的模样来了。
    “我也知道你急着交差,鬼老爷呀,你去和阎王爷商量商量,宽限我几天吧,再过五天就是我的是生日了,让我见见他们,见着了我就跟你走……”

    我对这老太太有些无奈了,我就是想吃她的梦,有这么难吗?郁闷呀……我用翅膀遮住我的身体,不想见着一丝光亮……

    有两只小鬼来了,我警觉得站起来,挡在前面:“你们要去捉她?”
    “你是谁?敢当我们的路?”一只小鬼用不可一世的语气对我嚷着。
    我微微展开翅膀,我们的法力与翅膀的大小成正比,他们看到了我的翅膀,剩下的话硬硬的吞了下去。
    “先去抓别人交差吧,五天后来抓她。”我说完话,不屑的走到老人身边,随随便便的站着。
    小鬼走了,但我不知到明天或者后天会怎样,没办法,我只好守着她……
    偶尔去吃点小护士的春梦,充充饥吧,他们年轻,有的是这样的梦。尽管这不太适合我的口味……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守护这么一个老人,也许因为她是这一百年多来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类吧。她告诉我,人老了不能多睡觉,正真地老了,有的是时间睡。趁着现在,能做什么就多做点儿……

    老人生日了。

    她起得很早,穿上新衣服,新鞋,护士把她很稀疏的头发盘成一个纂,老人看上去很精神了!我在想,她是为了这生命的最后一天呢,还是为了见到子女呢?两者都有吧!

    从早上到中午,老人兴奋的什么也没吃。她说要留着肚子等着吃蛋糕……
    黄昏了,没有人来……

    我又看到隼在收购灵魂了……

    护士来送饭了,老人依然坚持这等子女们来。护士打电话给他们——那群子女——他们竟然忘了!“明天吧,今天都这么晚了,明天我们一早去!”

    护士告诉老人“孩子们记错日子了,明天早上一准儿来看你,给你过生日。”

    “明天……明天……”老人突然变得颓唐了,恍惚间,她失去了所有的生气……她转过身去,回到屋里,躺倒了床上,她什么也没有再说,我看到她眼里溢满的喜悦流了出来,在她眼睛闭上的一瞬间……

    小鬼又来了,这次倒规矩了很多,“我们可以带她走了吗?”
    我没有说话,给他们让了路。他们带着老人离开了,我的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抑郁,我又一次挡在他们面前,吓了他们一跳“你,你又要做什么?”
    “把她交给我,黎明前一定送到地府!”
    小鬼看着我,极不情愿的把她的魂魄交给我……

    我把老人带到她孩子的梦里。他们在梦里依然忙碌着勾心斗角,憔悴的老人根本挤不进去。我吃了他们那些污浊不堪的梦,恶心的几乎要呕吐。老人走进去了,说了想说的话,一一道别……

    黎明的时候,我把老人送到地府。小鬼又惊又喜。
    临别时,老人问我:“我知道有天使,我们那的护士是天使,你也是天使吧?”
    我没有回答,我不想破坏她最后的梦。我是天使吧,那是曾经。现在我是魔鬼,这个事实已经既成了一百年了。

    我找到隼:“帮我做件事。”
    “为什么?”魔鬼的傲慢是亘古不变的。我只好完全打开翅膀……“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这对你来说不难。”
    我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你会得到回报的,那些灵魂归你,你什么也不必付出。我要的只是魂魄……”

    第二天的报纸买的特别的火,说XX家族全部神秘死亡。我坐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上,我想老人一定会很开心,因为他们一家可以团聚了……

     

    © 中文版权所有: 创造社 修改者:yashiro 版本: KenShell K1 SE
     程式编制: 山鹰(糊)花无缺 美化作者: 源程式:认证论坛